夏末秋初,正是桃子大量上市的时候。从春末到深秋,京郊平谷总共有200多个品种的桃子陆续成熟,丰富北京市民的果篮子。

桃子年年吃,但是您发现了没,平谷大桃的个头、口味、品种悄然发生了变化。现在的桃子有什么不一样?请随记者来到平谷的桃园。

平谷大桃变“小”了


(资料图片仅供参考)

上周,刘家店镇在丫髻山脚下举办了一场“甜桃王”擂台赛。山下的太极广场上,一张张长桌合围起来,再铺上红丝绒桌布,桃子分门别类堆得如小山一般。这一年一度的盛会,是要比拼出谁家种的桃子最甜。

十里八村的种桃能手纷纷赶到了现场。“我们夜里四点就起床摘桃了。”辛庄子村的王长绪大姐兴致很高,她拿起一颗黄油蟠桃给记者展示:这只桃重约四两,色泽金黄,果肉结实,“我摘的都是树尖儿上的桃,着光面大,准保甜!”

擂台赛有详尽的规定:分毛蟠桃、圆毛桃和油桃三个组,单果重要要超过150克,含糖量不低于13度,着色度70%以上。由果品专家在每户送选的桃子中随机选10颗,切开一角,将果肉挤出汁水滴入测糖仪,数值最高的即为“甜桃王”。

“嚯!26.2度!”专家的一声惊呼,引来不少人围观,这颗甜桃正是王长绪送来的黄油蟠桃。大姐头戴草帽,站在围观的人群里,望向大桃的骄傲眼神如同看自家争气的娃娃。“26.2度是什么概念呢?我们在市面上买的桃子,如果能达到13度就算是比较甜了。”果品专家向记者解释说。

每到大桃季,平谷区和大桃主产乡镇都会举办类似的擂台赛,持续了少说有十六七年。比赛年年办,名字却从“桃王擂台赛”变成了“甜桃王擂台赛”,一字之差,背后的门道可太多了。

最初,擂台赛比的是个头,谁家的桃子最大最重,谁就是桃王。2009年《北京晚报》的一则报道显示,平谷大桃半斤以上的占比超65%,“桃王”评选中,最大的“久保”足有一斤半,最大的“八月脆”能超过二斤。山东庄镇鱼子山村的一位桃农告诉记者,15年前,他也曾培育出近两斤的大桃,挂在枝头沉甸甸,他担心将果柄扽断了,还自制了网兜套住大桃。

那些年,平谷大桃越种越大,价格也水涨船高,这是市场决定的。“当时,消费者最看重的是卖相。个大、色艳、包装好,是桃子卖上好价的三条金标准,口感和风味不那么重要。”北京绿农兴云果品产销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岳巧云说。就拿寿桃来说,它个头大但水分少,吃起来口感有些糠,但照样卖得好。

近几年,市场行情变了:更多消费者开始追求桃子的口感,要够甜才好卖,个头太大反而不是优势。大家平日里吃桃子,半斤多足矣,再大的话容易吃撑。1斤以上的大桃仅在宴会、祝寿等场合受到青睐。

从一个小小的细节能够看出,平谷大桃真的变“小”了:同样一只装桃子的扁纸盒,十年前只能装9个桃,如今一般要装12个才能塞满。

平谷大桃变“小”了,也变更甜了。在2006年的一次测试中,最甜的桃子刚刚达到20度。近几年,平谷“甜桃王”的糖度均超过26度,若是碰上烈日暴晒,甚至能达到28度以上。

原生态种植还原桃味儿

一颗好桃,除了甜,还有其他标准吗?

市民小梁很怀念30年前平谷桃子的老味道:甜而不齁,最重要的是有桃香味儿。每年秋天,他都会请平谷的桃农朋友留几箱“白凤”水蜜桃。这种桃子皮薄娇嫩,不耐运输,所以种植面积很少,很难在超市里买到。拿几颗“白凤”洗净,放在茶几上,一米开外就能闻到馥郁果香,咬一口是淡淡的清甜。

桃子、苹果、西瓜、梨……很多水果都甜,但具体的味道却千差万别。浓郁而独特的风味,绝非一味提高糖度能做到的,有时甚至是酸酸甜甜才更有桃香味儿。

像小梁一样怀念“桃味儿”的人可不少。让桃有“桃味儿”,成为很多果农在追求“甜”之外的另一重要目标,这一靠优质品种,二靠养护管理。

岳巧云八年前返乡创业,成立合作社为果农卖桃。经她卖出的大桃有好几十个品种,今年,又添了个“王炸”宝贝——丑桃。“这桃的品相太一般了,果子长得不匀溜,果皮上有疤瘌,靠近果核的地方还有个眼儿,一看就不好卖。”她回忆自己第一次见到“丑桃”时的情景:本来不抱什么希望,可尝了一口,那口感太绝了,桃香味儿特别足,就是从前的老味道!

桃农拿来的这颗桃,在合作社的8名员工间传了一圈儿,每人咬了一口,一个个都直竖大拇指。没人知道这是什么品种,就索性管它叫“丑桃”了。数量不多,供不应求。

松棚村盛产大桃,全村有600亩桃园,村党支部书记张永胜也是种桃能手。见记者来采访,正给桃子解袋的张永胜从桃园里钻了出来,天气暑热,汗珠顺着脸颊直往下淌,但他仍然穿着能盖住脚面的长裤子。“园子里从来不打除草剂,全靠人工和机器除草。草叶子很快就能长出新茬儿,不穿长裤可不行,会划伤腿。”他解释缘由。

在张永胜看来,要种出桃味儿十足的好桃,最重要的就是不追产量,不要用大水大肥来“催”桃。“得控水控肥,增加光照、通风,不让果树徒长。”他带记者在果实累累的桃林之间穿行。为了让桃子果味浓郁,松棚村的桃园已经把每亩的产量从8000斤,压缩到了不足6000斤。

种桃多年,张永胜靠诚信立身,不用除草剂、膨大剂和农药,这份实诚也赢得了很多客户的信赖。几年前,一位在城里开公司的大姐在他家定了1000箱桃,特别满意。后来张永胜买房,手头还差点儿,大姐偶然间得知后一次性打款40万元,还说不用着急还,用三年的礼盒桃来抵扣。现在,两家处得比亲戚还亲,老张年年开车进城,给大姐送自家种的有机菜。

一口能吃出两种口味

桃子有酸口、甜口,也有酸甜口儿。倘若再细分下去,还有九甜一酸、五酸五甜等等。“偏酸的桃子符合年轻人的口味,尤其是要减脂的健身达人,他们连碳水都要严格控制,怎么会喜欢很甜的桃子呢!”岳巧云说,小孩子偏爱甜的,老年人喜欢糯的,平谷大桃主打的就是多样化、差异化,要满足不同的口味。

现如今,全区总共有200多个品种的桃子,广泛种植的也少说有六七十种,从春末开始陆续下树,一直到深秋还有桃子上市。几年前,平谷区果品办联合刘家店的国桃基地,从郑州果树所等科研机构引进了90多个新品种,选育适合消费市场、平谷气候、土壤条件的大桃。其中不乏一些新奇特的小众品种。

日前,记者来到了国桃基地,负责人王建春正往办公室墙上贴奖状——基地的园毛桃刚刚获得了“甜桃王”擂台赛的园毛桃组一等奖。他告诉记者,整个国桃基地占地约80亩,每行桃树就是一个品种,10-15天就有一种桃子成熟下树。

“来,尝尝这种桃子什么味儿。”他递过来一颗黄油蟠桃。记者接过咬了一口,浓郁的桃香撞击着味蕾,可若是再细品,后味儿中却带着一种淡淡的芒果香甜。一口吃出两种味道,真是怪了!

芒果味道的桃子还不止一种。除了记者亲口尝过的中油蟠9号,还有早熟油蟠桃“金香妃”、中熟油蟠桃“风味皇后”。

有一种桃子带有杏子味道,国桃基地里也有种植,叫做“夏甜”。虽然名字里带有“甜”,却是九酸一甜的口味,吃上一口,酸得直流口水。“夏甜”产量很低,大众的接受度也不高,很少有种植。基地试种了三年,果树的长势还不错,只不过这两年不巧碰上了冰雹和倒春寒,果子产量更低了,还没有机会上市销售。王建春盘算着,等明年“夏甜”结了果,或许可以去妇产医院周边开拓下销路。

眼下,平谷大桃的经典品种“绿化9号”熟了,桃农们进入了一年之中最忙碌的日子。国桃基地的工人们铆足了精神,采摘、分选、装盒。老王严把质量关,有疤瘌的、有锈斑的一律都不能发礼盒,残次桃要分拣出来做成罐头,“要攒下好口碑,生意才能做得长。”他这样说。

推荐内容

网站地图